景德镇眼睛近视手术的危害,

瓷网 旅游 农网 健康 播客

景德镇眼睛近视手术的危害,景德镇眼睛近视手术要多少钱,景德镇眼睛近视手术安全吗

发布时间:2017-12-16 11:06:40 作者:肖市生 王海涛 来源:景德镇在线

  (原标题:你好,大叔)

  李钊

  我生平最不愿面对三样事:登台、临江、倚着月色。

  不愿登台是怕远人不来,伤感;不愿临江是怕逝者如斯,伤怀;不愿倚着月色是怕好景不常,伤心。因而当我乘着皎洁月色,登上广州塔433米高的观景平台,向下俯瞰珠江时,心中并无多少登临揽物的喜悦。

  站在我身边的小猫拍着我的肩膀,哈哈大笑:“哥哥,你不会是恐高吧,表情这么壮烈。”她说话的时候,眼睛微微眯起,眉梢神采飞扬。小猫是邻居许叔的女儿,刚刚参加完中考,青春茂盛。

  我没有理她,倾身站在观景窗前。窗外流光溢彩,江景如画,半城月色如碧,一脉山河尽收眼底。我曾经登临过许多高山,但都不如这孤悬一般的观景台来得遗世独立。在这台上,就着月色,我突然感觉到时间的流动。

  在电影叙事中,经常用延时拍摄的手段来表现岁月的变迁,这种快进式的镜头能让人轻易觉知到时间的脚步,但是生活在时间洪流中的人却往往茫然无知。生活中最浅显的例子是:久别重逢的好友往往能觉察到彼此之间细微的变化,而日日耳鬓厮磨的亲人之间反而不易觉察。

  于是时间在我们心中产生了一种悖论:一方面,我们试图将不同阶段的人生严格区分;另一方面,我们又在时间的洪流中不断模糊岁月的边界。当我们年少时,我们眼中的叔伯姐弟界限分明;但是当我们长大成人,我们却希望与世界永远兄弟相称。

  也许有人会替自己辩护,在与时间的朝夕相处中,我们逐渐变得成熟,逐渐摆脱了对时间非黑即白的认知,我们开始放弃与时间对抗,而是希望成为时间的朋友,这个转变本身就是一种成长。

  登上广州塔之前,我也曾这样为自己辩解。我要求小猫叫我哥哥,而非大叔;我抗拒一切打着明显时间标签的词语。我希望与时间和睦相处,希望与时间一起裹挟向前,而不是成为时间漫过河滩退却后残留在岸上的泥沙。

  但是,当我倚着月色,站在塔上,看着一去不回的江水,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可笑。我以为避免与时间的直接碰面,就可以避免白云苍狗。在时间面前,我焦虑不安却又不甘卑躬屈膝,分明丢盔卸甲却硬要冠之以曲线救国的声名。

  我摇头苦笑,侧身问小猫:“你觉得大叔这个称呼怎么样?”

  小猫眨眨眼,用一种长者般语重心长的语调说:“早就应该这样了,一直逼我叫你哥哥,我自己听着都难受。在无情的岁月面前,应当学会坦然,在当哥哥的年纪当好哥哥,在做大叔的年纪做好大叔,各得其所,才能皆大欢喜。”

  我被她的语调逗笑,伸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。小猫却没有笑,而是煞有其事地伸出手,认真地说:“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。”我伸手与她轻握,同时听见她说:“我是小猫。你好,大叔。”

相关文章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最新图片文章

最新文章